undefined

作者的用字遣詞極為精簡,卻又不失想表達的張力,我覺得這是跟其他小說不太一樣的地方。

在這本書裡,作者也將社會上普遍對『爺孫戀』的不接受,用極為細膩的文筆,細細描寫。

在書中,作者也用極大膽的文字,來描寫『誘姦』的過程。書中的李國華藉著思琪對老師的崇拜,滿足自己的性私慾,自己爽到了,卻對思琪造成了不可毀傷的傷害。我引書中的一段話,『我不能只喜歡老師,我要愛上他。妳愛的人要對你做什麼都可以,不是嗎?思想是一種多麼偉大的東西!我是我從前的我的贗品。我要愛老師,否則我太痛苦了。』思琪從原本對老師的崇拜,轉變成必須催眠自己,來抒解痛苦。

李國華不只是只對思琪用『愛的方式』,而是見一個,『做』一個。有如古代皇帝般淫亂,並施以甜言蜜語,我引書中的一段話來解釋何為甜言蜜語,『我作夢也沒想到自己五十幾歲能和你躺在這裡,妳是從哪裡來的?妳是從刀子般的月亮和針頭般的星星那裡掉下來的嗎?妳以前在哪裡?妳為什麼這麼晚到?我下輩子一定娶妳,趕不及娶妳走,妳不要再這麼晚來了好不好?妳知道嗎?妳是我的。妳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,有時候我想到我愛你比愛女兒還愛,竟然都不覺得對女兒抱歉。都是你的錯,妳太美了。』李國華的一番話,讓與其一起的女生都墜入他所編織的情網中,相信老師是愛『她』的。而這個『她』卻是不固定的,有如情竇初開的女生都是李國華的玩具,像一次性衛生紙般,用玩即丟。而這個話就好像《一桿秤子》裡面,日警對秦得參說『秤秤看』是一樣的,一樣都是表面話、片面之詞,在日本的威權統治下,一般菜販哪敢向大人(指日警)收錢呢,而李國華亦是如此,他對每個被玩弄的女生說的情話,都只不過是在準備、預演罷了,準備說給下一個被他玩弄的少女,並不是真心的愛『她』。這種情況,卻不是只能在李國華的身上發現,而是連他(李國華)的朋友(英文老師、數學老師、物理老師)的身上也能發現,而且還相互討論,例如:你還是跟那個嗎?何必等到新學期開學再尋找呢等…

而面對師母,李國華又以一套說法來說服,將自身的過錯卸的有如白紙般,絲毫不保留。而曉奇從醫院裡出院後,到論壇裡發文,想求個安慰(大概吧?),但結果卻跟她腦中所想的,徹底的不一樣。人性本善,不是嗎?但在底下留言回覆的,卻讓人覺得人性本惡,每看一則,心如刀割,內心甚是痛苦。

謝謝妳留下了一本如此讓人值得細細品味的創作,雖然我很晚才知道有妳這位如此有才的作家,但我並不後悔,因為妳的精神永遠都留在我們的心中。也謝謝妳,因為有妳,讓大家知道了補習班的反面,也讓大家突然重視起很少被關注的補習班的安全問題。但我還是覺得妳就這樣決定了自己的人生,實在是太可惜了。不過我想如果因為這次的事件,能讓大家重視起(補習班的安全問題),那我覺得妳的犧牲應該是值得的!另外,我覺得與其說這是一本小說,倒不如說是一本屬於妳自己的日記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o Ho 的小天地 的頭像
Leo Ho 的小天地

Leo Ho 的小天地

Leo Ho 的小天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